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要避免壁壘很薄的領域,那很容易被BAT打穿——訪云知聲創始人、CEO黃偉
2019-06-15 09:50 作者:屈麗麗 來源:中國經營報

屈麗麗

2012年6月29日,云知聲在北京創立,其憑借算法、算力、芯片能力構成的全棧硬核人工智能技術,目前已經發展成為國內人工智能語音領域獨角獸之首,與百度、訊飛共列全國前三。近期,國家公布上海科創板首批掛牌的企業名單,有18家人工智能企業上榜,云知聲便是其中之一。

自成立以來,云知聲已融資6輪,累計數十億元(人民幣,下同),估值超百億元,是AI語音領域創企之首,也是“國家隊”中國互聯網投資基金首個領投的公司。其中,一線投資機構有盤古創富、啟明創投、摯信資本、前海梧桐并購基金;戰略投資人涵蓋了高通、京東、美的、中電數據等。此外,云知聲還是科技部評選的中國獨角獸企業,證監會的四個境內IPO試點企業之一,是工信部人工智能與實體經濟融合創新項目,中關村前沿技術企業,以及福布斯評選中國最快科技成長公司。

雖然擅長的是語音領域,但與其他的AI公司要么專注語音,要么專注圖像不同,云知聲的硬核科技不僅涵蓋了感知、認知、交互等方面的人工智能語音、語義、圖像技術,更是在突破了AI芯片設計技術后,打造出了全棧式人工智能技術鏈條;通過探索人工智能技術與一、二、三產業的深度融合,突破了多個應用場景下人工智能技術的工程應用和產業化難題。

目前,云知聲擁有業內首款面向物聯網的AI芯片,已于2018年8月正式量產并導入格力、京東等10余家頭部客戶。在泛家居領域,云知聲是目前行業內唯一一家實現芯片落地的公司,芯片出貨量超400萬片。云知聲如何理解AI技術?如何理解復雜的多場景應用?如何在多變的現實狀態中準確地預測未來?近日,《中國經營報》記者專訪了云知聲的創始人、CEO黃偉。

卡位技術的咽喉

《中國經營報》:云知聲創業早期用了五年時間一直專注技術積累和芯片研發,直到2017年才開始真正商業化,而且選擇的場景和產品都比較超前,在技術領域如何構架公司,如何預判未來?

黃偉:要想把公司做好,前提是要能夠化繁為簡,比身邊的人看得更遠一點。我說的看到未來,不是說看到100年,或者50年之后,是指至少要看到行業未來兩三年,三五年大概的趨勢。目前優秀的企業,戰略一定在提前幾年就制定好了。他們在五年前、甚至十年前就預判到未來的樣子。

云知聲創辦于2012年,當時中國并沒有真正的云計算,只有云存儲,最多是做網盤。但我們相信未來大多數智能和計算是發生在云端的。我們希望通過云端的一些智能計算能力,一些算法能力,進而能夠感知和認知這個世界。

方向想明白之后,接下來做的很多事情就變得比較簡單。很多事情只需要順勢而為,或者比大勢提前一點點,為“勢”做好準備。舉例來說,2012年我們剛成立的時候,中國創業最熱的點是做APP,TOC(個人用戶),那個時候如果你想拿投資人的錢,你做APP可能喝杯咖啡就OK了。但是你要做TOB,做很重的技術研發就很難融資。但是我們從來沒有動搖過,基本專注做TOB,因為我們知道要做什么事情。

《中國經營報》:IOT(物聯網)的時代跟PC和Mobile時代最大區別是什么?你們為什么要定位在TOB(企業級用戶服務)市場?

黃偉:在PC和Mobile時代,PC也好,手機也好,平板也好,這些設備是高度統一的,無論是芯片還是OS是非常統一的。但是到IOT的時候是非常多元化的。但為什么又有可能統一呢?就是芯片和云。第一個是往下沉,雖然設備現在有很多種,TV、冰箱、空調等等,但是每個設備都需要芯片,所以芯片是有可能在IOT時代不同的多樣化設備形態里面,成為統一化的一個產品。第二,所有設備都得聯網,無論你是汽車也好,冰箱也好,空調也好,都會獲得聯網服務,云端是很統一的,所以IOT的時代最重要的就是云和芯片。

比如,在智能家居領域,你可能會看到大家從不同的角度切入,比如紅外、遙控、路由器等,希望建立智能家居的統一標準或統一系統,但是不管他們怎么搞,我們占據了芯片,就占據了設備里最核心的一點。這也就是我們看到的最本質的東西。

為什么2013年我們會提出“云端芯”的概念,想想看,2013年最火的就是眼鏡等可視設備,它其實就是IOT中的一個“T”。未來像這種“T”還有很多,這些“T”可能有屏幕,也可能沒有屏幕,可能大,也可能小。但是有一點,這些“T”都是智能的,是智能就需要芯片,因為芯片提供最基本的算力,上面會搭載一些基本算法,所以芯片在IOT里是最核心的一個。所以,2013年我們提出云端芯,而且把云端芯做成標準產品。

同時,芯片設計本身就是算法緊密耦合在一起,語音識別技術也好,圖象識別技術也好,都只是算法層面上,所以是可以統一在一起的。而定位在了芯片上面,也就定位在了TOB市場。

跨越商業化門檻

《中國經營報》:為什么云知聲商業化開始的時候就定位在了TOB領域?

黃偉:通常來說,你先做,這就是壁壘。但是做TOB要避免市場高度統一,市場壁壘很薄的領域,因為那很容易被BAT打穿。另外,市場高度統一,行業內客戶有大量選擇的機會,也不能碰,因為一定有一個比你能量更強的人。

這也就是我們為什么在泛家居領域里選擇從醫療行業云切入的原因。首先,醫療行業是高度分散的,沒有任何一個巨頭有資源、有能力把全部需求搞定,所以這就是機會。你看從PC到移動互聯網,除了BAT之外,為什么有一些中等規模的互聯網公司能夠生存呢?恰恰是說他們做的就是類似這樣的事情,比如58同城就是將電線桿廣告往網上搬,這個活兒BAT沒有必要再去干一遍,醫療行業有類似的屬性,就是比較分散,而且集中度不夠,天花板也足夠高。此外,它相對比較分散,這樣不至于被巨頭后來居上。

基于上述的很多維度和要求,我們的目標場景并沒有太多的選擇。通常有一堆選擇的時候,說明你根本就沒有想清楚。但當你把問題看明白了之后,你知道三年五年終局是什么的時候,你只能在這種很少的選擇中,堅守那些比別人更早看到的機會,更堅決地去投入,堅持下去。

《中國經營報》:目前在商業化和技術的結合上有哪些挑戰?

黃偉:對產業來說比較大的挑戰就是怎么樣能夠把這些技術跟場景需求打通、結合。今天我們很多產業上的突破源自對數據的依賴和利用,但是什么樣的數據是有價值的,仍然是需要思考的一個問題。對于數據來說,現在我們不能只看量,只有真實場景中的數據價值才會更大。如果我們不能夠盡快規模化的實現商業落地,獲得一些真實場景下規模性的數據,可能就停留在算法層面了。

考慮到后面能夠推動AI往前發展的很重要的來源就是數據,所以,接下來我們的目標就是要能夠把實驗室的這些算法跟場景里面的需求真實打通,形成一些大量、海量的數據。

而要獲得這些數據,就要落地,首先要做進行業里,其次要讓客戶真正能用。只有在真實場景里面大量的真實數據,才能夠對技術能力進一步的推廣。比如我們跟平安好醫生,或者跟一些醫院合作,他們的真實的場景應用數據,包括歷史數據都可以幫助我們更快地商業化。

組織戰略的支撐

《中國經營報》:在企業實際經營中,基于預判進行的研發、運營,需要大量的投入,在這個過程中你們內部有沒有分歧?

黃偉:有的,在公司早期階段,很多事情很難講清楚。早期講清楚的公司,一定都會死掉的。你很難讓公司所有中層和基層員工都對要做的事情有高度的認知和判斷。不過我認為要有一個基本的,至少你要做到讓高層對這個事情達到一致的方向,只要高層穩定了之后,他們是能夠從中選擇的。

應該說,從2013年云知聲提出“云端芯”,從2014年到整個2017年,是云知聲過去7年里面最難的,因為那個時候很多投資人對TOB并不感興趣,對TOC更有興趣,因為2C一旦成功,可以快速復制。但是2B基本都是項目制,我們在2013年人工智能到底是什么?人工智能產品到底是什么?場景需求在哪里都不清晰的情況下,自己提出了一個用云端芯標準化的產品體系來切場景,這種觀點在當時很難得到投資人和內部的認同。

比如我們在切入醫療行業的時候,中國沒有任何醫院的醫生是通過云的方式來寫病歷的。我們場景的選擇,產品的設計,當時每一項都是很超前的,它到底只是一個一次性的項目機會,還是客觀存在的真實需求?就要驗證。所以,可想而知我們從開始研發產品去落地這個過程有多難,這個時候不是所有人都經受住了考驗,也肯定不是大家對未來的預判,對產品的選擇,都能達成高度一致。

《中國經營報》: 我們知道,云知聲前后進行了6輪融資,累計融資金額高達數十億元,在當時環境下你們怎么說服投資人來認可這個決策的?

黃偉:95%的投資人一定是不認可的,我去面對投資人,95%的投資人不懂、不理解,太正常了。如果他們懂的話,你就沒有機會了。作為CEO很難的一個事情,是要用提前幾年的認知說服身邊的人,這些身邊的人就包括你的團隊內部,以及在外部的投資人。最后進來的投資人一定是被你所描述未來吸引的。

他們覺得很難,首先在技術方面,云知聲是全站公司,從信號處理、麥克風、語音識別、語音合成、機器翻譯、圖象識別等我們全做。他們不是覺得這事兒不對,而是認為不可能。但是后來我們把一件一件事情都做成,告訴他們這是我們能做的,包括像醫療,我們是做得最好的,白家電領域我們是市占率最高的,機器人我們的份額最大,我們用了幾年之后,每條線的成績都能證明,我們這個判斷是對的。

深度

一個需要預判力的產品時代正在來臨

從產品時代到營銷時代再到用戶時代,40年來,中國的產品商業化迭代了三次。在產品時代,生產的是大眾化產品,并不考慮用戶的個性化需求,產品生產出來了再考慮營銷和銷售的問題。到了營銷時代,從研發開始就考慮用戶的需求,只是這種考慮更多的是用戶當下的需求,并從這些需求中抽取出大眾化的產品標簽。而到了用戶時代,大規模定制和個性化定制引發了人們對柔性供應鏈以及規模(成本)與個性化之間的平衡與思考,但是這種個性化仍然局限于用戶自身的思維水平。

伴隨技術迭代時間軸的不斷縮短,企業已經不局限于用戶當下的需求,而是借助自身強大的前瞻性和預判力,為用戶研發下一個時代的產品。它超越了用戶能想象到的需求,并能極大地改善和提升用戶的效率。在這方面,科技領域的云知聲,設計領域的依文都走的是這樣一條路線。

以云知聲為例,在2013年人工智能到底是什么?未來人工智能產品到底是什么?在場景需求在哪里都不清晰的情況下,云知聲提出了一個用云端芯標準化的產品體系來切場景的模式,通過預判未來切入了一個時代。正如云知聲創始人黃偉所說的,“我們切入醫療行業的時候,中國沒有任何醫院的醫生是通過云的方式來寫病歷的。我們在場景的選擇,產品的設計,當時每一項都是很超前。”

當你在看清了未來的趨勢,卻在當下還找不到標桿客戶的時候,你就需要自己定義場景,利用不斷積累的數據反復試錯。在黃偉看來,“不管你愿不愿意,5G都會帶來整個芯片行業的巨大提升。國外有英特爾、AMD、全美達,國內芯片公司只能做特別Low的芯片。但是5G時代,那些比較Low的芯片一定會存在,但是它需要更高端的芯片,這是國內市場的一個機會。”

同時,由于5G很大程度地依賴基礎設施的建設,比如分布式機站投資比較大,中國會更有優勢,由此也會給中國的TOB企業帶來越來越多的機會。

“中國以華為為代表,正在打造5G方面的全球領導力。接下來面對海量數據如何進行更智慧的處理,這就需要更強的算力,更好的算法,這也正是我們面向未來進行定位的方向。我們相信,在技術的支撐下,越來越多的企業將擁有這種預判力或者需要構筑這樣的預判模型。”黃偉告訴記者。

老板秘籍

1.如何預判未來?

要想把公司做好,前提是要能夠化繁為簡,比身邊的人看得更遠一點。我說的看到未來,不是說看到100年,或者50年之后,是指至少要看到行業未來兩三年,三五年大概的趨勢。目前優秀的企業,戰略一定在提前幾年就制定好了。他們在五年前、甚至十年前就預判到未來的樣子。

云知聲創辦于2012年,當時中國并沒有真正的云計算,只有云存儲,最多是做網盤。但我們相信未來大多數智能和計算是發生在云端的。我們希望通過云端的一些智能計算能力,一些算法能力,進而能夠感知和認知這個世界。

方向想明白之后,接下來做的很多事情就變得比較簡單。很多事情只需要順勢而為,或者比大勢提前一點點,為“勢”做好準備。舉例來說,2012年我們剛成立的時候,中國創業最熱的點是做APP,TOC,那個時候如果你想拿投資人的錢,你做APP可能喝杯咖啡就OK了。但是你要做2B,做很重的技術研發就很難融資。但是我們從來沒有動搖過,基本專注做2B,因為我們知道要做什么事情。

2.為什么定位在TOB領域?

通常來說,你先做,這就是壁壘。但是做TOB要避免市場高度統一,市場壁壘很薄的領域,因為那很容易被BAT打穿。另外,市場高度統一,行業內客戶有大量選擇的機會,也不能碰,因為一定有一個比你能量更強的人。

這也就是我們為什么在泛家居領域里選擇從醫療行業云切入的原因。首先,醫療行業是高度分散的,沒有任何一個巨頭有資源、有能力把全部需求搞定,所以這就是機會。你看從PC到移動互聯網,除了BAT之外,為什么有一些中等規模的互聯網公司能夠生存呢?恰恰是說他們做的就是類似這樣的事情,比如58同城就是將電線桿廣告往網上搬,這個活兒BAT沒有必要再去干一遍,醫療行業有類似的屬性,就是比較分散,而且集中度不夠,天花板也足夠高。此外,它相對比較分散,這樣不至于被巨頭后來居上。

簡歷

黃偉博士,畢業于中國科學技術大學。云知聲創始人、CEO。2012年6月創立云知聲,并迅速組建了一支涵蓋算法、軟/硬件、云架構、芯片等一流研發能力的核心技術團隊。專注于物聯網人工智能服務,業務覆蓋智慧生活(家居、汽車)和智慧服務(醫療、教育、機器人)兩大核心場景。

黃偉歷任摩托羅拉中國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盛大創新院核心高管,曾主導開發出全球第一款手機聲紋認證系統,并一手創新盛大語音分院。他曾連續三年參與美國國家標準技術署(NIST)說話人識別評測(SRE)項目。個人曾先后獲“科技創新領軍人物(MIT TR35) ”(2007)、“上海市十佳科技創業領軍人才”(2009)、《財富》雜志“年度中國商界精英”(2016)、新智元“人工智能創業家”(2018)等稱號。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中國經營報

經營成就價值

訂 閱
最新文章
熱文排行
内蒙古快三开奖纟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