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首頁>等深線>正文
北方石油的“葉簡明陷阱”
2019-06-21 22:13 作者:李超 來源:中國經營網

中國經營報《等深線》記者 李超 西安、昆明報道

昔日高朋滿座,如今門前冷落。

一度突然崛起于世界五百強的中國華信,和他的“創始人”葉簡明一樣,不僅光環與懸念始終縈繞,更一度是他人愿意攀附的“大金主”,然而,直到華信的能源與金融游戲時近終局,局中人明晰“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似乎為時已晚。

北方石油化工(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方石油”)、云南省能源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云能投”)如今便雙雙陷入“葉簡明陷阱”的麻煩中。2015年9月,上海華信國際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華信”)出資6億元收購北方石油60%股權。不過,葉簡明方面在并未全額支付收購款項,便實際控制了該公司的情況下,利用北方石油平臺從事融資和貿易,其中多起涉嫌虛假貿易和騙貸。而通過與云能投的合作,僅僅5個多月的時間,云能投便為華信方面融資“數十億元”。

然而,2018年3月以后的風波驟起,使得這一切難以延續。次年2月,西安市公安局高新分局以上海華信涉嫌合同詐騙、騙取貸款、票據承兌、金融票證罪進行立案偵查。

微信圖片_20190621222239.jpg

《等深線》(ID:depthpaper)記者從可靠信源處獲悉,目前警方已基本查實一筆5.5億元的涉嫌虛假貿易。而由于葉簡明掌控華信時代一系列復雜的融資和交易結構設計,北方石油的股權,一度被上海華信方面安排抵償所欠云能投的債務,這讓“葉簡明陷阱”的麻煩大為加劇。

“葉簡明陷阱”的另一面,似乎映射出了葉簡明掌控華信時代的“融資法術”:收購資質較好的企業主體,不全額支付收購款,但設法實際控制公司后,以被收購企業為平臺為華信融資,這有如在“剃刀邊緣”行走,這或許才是龐大華信帝國的冰山一角。

“大金主”出場

北方石油成立于1997年,總部位于陜西西安,擁有《成品油批發經營批準證書》《原油銷售經營批準證書》和成品油(燃料油)非國營貿易的進出口經營資格。對于一家民營能源企業而言,這十分重要。在被“納入”華信系的版圖時,北方石油的業務已經涵蓋了國內外油氣勘探開發和油品貿易及倉儲物流、投資、建設與經營等產業鏈上的多個環節。

及至2015年,北方石油的業務仍在拓展之中,在此之前,位于緬甸的石油項目和位于靖江的油庫項目相繼上馬。能源行業是重資產行業,這兩個項目累計投資達10多億元人民幣,這使得北方石油的資金鏈一度出現緊張狀況。《等深線》記者了解的情況表明,當時約有2億元左右的債務風險敞口。

彼時,頭頂光環的葉簡明出場了。經他人介紹,當時還是北方石油實際控制人的李立,結識了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華信”)董事局主席葉簡明。李立向《等深線》記者表示,當時覺得“葉簡明算是一個比較爽快的人”,雙方談及了資金缺口以及與華信方面合作的問題。

為及時償還到期的債務,雙方迅速達成協議。2015年9月24日,李立方面與上海華信簽訂《戰略合作協議》,按照協議,上海華信同意用海南華信國際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南華信”)出資6億元收購李立持有北方石油60%的股份。其中2億元用于支付借款、2億元為北方石油提供流動資金、2億元作為股權轉讓價款支付給李立。北方石油剩余40%股權仍保留在李立名下。

協議簽訂當日,上海華信便向北方石油打款2億元,打款回單摘要載明:“上海華信代海南華信支付,拆借款”。依照協議規定,待華信成功持有北方石油60%股權后,上述2億元資金自動轉為股權收購款的一部分。

但協議的后續履行情況并不樂觀。據李立介紹:“從始至終,華信只支付了2億元的股權交易款,剩余4億元至今沒收到。相反,華信進來后,還不斷利用北方石油的優良資產進行貸款,然后通過虛假貿易把貸款轉移至華信的關聯企業,再回到華信總部。”

此后,對于北方石油的管理結構,雙方在協議中規定,實行董事會領導下的總經理負責制。華信和李立根據持股比例推薦董事會成員,董事長由李立推薦,總經理由上海華信推薦。

2015年11月18日,由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發文,任命李立為北方石油董事長、劉全輝為總經理。同年12月,上海華信開始派遣人員掌握了財務等重要部門,一直到華信事件爆發,此后兩年多北方石油便進入了“華信時間”。

中國華信執行董事、上海華信董事長李勇對上述事件表示:不了解。

《等深線》記者采訪劉全輝了解相關情況,遭拒。其后又短信采訪,仍未獲回復。

錢進錢出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内蒙古快三开奖纟结果